对战疫时刻的即时直击与艺术再现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03-25 22:34

  ●“轻骑兵”式的“报告”有其不言而喻的优势,但在疫情结束后经过充分深入思考,应有更为深刻的书写

  当前,记录和反映新冠肺炎疫情进展情况的,不仅有传统的日记、诗歌、歌曲、绘画等,也有基于网络平台的短视频、视频网络日志等形式。与虚构形式的文艺作品相比,非虚构的文艺形式能够更加快捷地切近现场、表现对象。而在多种非虚构文艺形式的作品里,“报告”成为其中一个显著的存在。

  “报告”在文学领域主要是指报告文学,正如作家茅盾所言,“是将生活中发生的某一事件立即报告给读者大众。题材是发生的某一事件,所以‘报告’有浓厚的新闻性;但它跟报章新闻不同,因为它必须充分地形象化”。在融媒体时代,“报告”的元素溢出报刊之外,进入其他领域,比如2020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晚和元宵节特别节目里出现的“情景报告”,以及各方力量正在筹拍的“时代报告剧”。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万字以内的短篇报告文学大量出现,颇有“轻骑兵”画风重现的情景。“轻骑兵”是对报告文学美学功能的一种形象概括。20世纪30年代,学者周钢鸣说过,报告文学“是迅速反映报道现实的战斗性文学,是文学的轻骑兵”。将报告文学喻为“轻骑兵”,意在强调其制式短小精悍、敏锐直击现实、传播广泛迅速等特点,而这恰似军事轻骑兵的自由机动、灵活英勇。作为“轻骑兵”的报告文学重在“报告”,即通过迅速切入现场、观察体验把握对象、搜集整理素材并撰写成文发表等一系列行动,向受众及时传播有关事件或人物的真实情况。这是文学艺术应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式表现,也是报告文学的新闻性使然。

  从这些报告文学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抗击疫情是题材聚焦的重心。这就是力求全景式、多视角生动“报告”全国上下全力以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事件或热点人物,着重再现医护人员敬畏生命、患者至上的医者仁心,再现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援建者等社会各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境界,再现作为坚守者角色的武汉民众聚力同心、共克时艰的美德。

  对各类医护人员的生动写实,是这个系列报告文学的重要部分。光明日报刊发了作家熊育群创作的人物特写式作品《守护苍生》,描述的是再次成为“公众人物”的钟南山敢医、敢言、敢担当的科学精神和人道良知。另外,还有群像式的人物展现。比如,人民文学杂志刊发晋浩天、章正的《那些匆匆而过的英雄本来如此平常》,记录了生病初愈重回第一线的赵智刚,承受身体极限却笑称口罩勒纹为“天使印记”的王雯等。“光明日报武汉一线报道组”创作的《决战ICU》,聚焦“前线中的前线”——奋战在武汉各大医院ICU室救助危重症患者的援鄂医疗队员,有自制“防护”冒险为患者做插管的周晨亮,有“没日没夜坚守”的谢得力,有深入“红黄绿病区”的一支支精准善战小分队。张国云的《白衣天使在作战》,着力描述浙江援鄂的“男团”、用“超声机器人”隔空诊疗的何强等医护人员。他们是最美“逆行者”,也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社区工作者、志愿者和援建者,也是系列报告文学的重要关注对象。“光明日报武汉一线报道组”创作的《平凡英雄 社区战“疫”》,着重描述恪尽职守、为民劳心劳力的武汉社区工作者,其中包括有些“胆怯”却挺身向前的王涯玲,组织居民团购的“小叶”,因浑身“披挂”为患者买药的药袋而被刷屏的丰枫,面对误解斥责却不厌其烦进行解释与安抚的刘婷,及时封闭社区而保持“零感染”纪录的“网红”潘丽娟等。《那些匆匆而过的英雄本来如此平常》写了为居民送菜、做排查、保障后勤的胡华丽和彭彩等人,没有“最硬的鳞甲”,却成为“火线作战守关人”。还有作家普玄的《他们的名字叫美德》写了以汤红秋为代表的武汉美德志愿者联盟成员抱团克难、接力助人的故事。他们都是特殊时刻江城的一道温馨而美丽的风景线。

  抗疫报告文学还描述了作为坚守者的城市平民形象。《那些匆匆而过的英雄本来如此平常》里的环卫工人、快递小哥、“专车”司机等,当大多数人宅家时,他们却坚守在街头、在路上。

  在如上三类人物的摹写之外,何建明的《上海抗疫的第一时间》以自己的亲眼所见和亲身体验为叙述线索,清晰而生动地再现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上海经验”。作品由上海发现第一例病毒感染者,写到上海第一时间以大决战姿势打出漂亮“组合拳”,最终铸就强力抗击疫情的“黄浦江防线”,成为别具一格的文学报告。

  电视“情景报告”追求仪式化的影像写线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和元宵节特别节目所制作的“情景报告”,以仪式化的影像写真,向受众“报告”全国上下全力战疫的基本情况。

  春晚的“情景报告”时长5分多钟,是一个临时编排的节目,为春晚节目编排史上所少有。它表明,抗击疫情形势紧迫,央视回应及时。“情景报告”是电视节目直击现实的“轻骑兵”。这一份为《爱是桥梁》的“报告”,由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创作,并由其联袂央视主持人康辉、水均益、贺红梅、海霞、欧阳夏丹合力演绎。演绎的形式是有感情的讲述,而并非是纯然的诗歌朗诵。叙说的主旨是以“爱”之名——“隔离病毒,但是并不会隔离爱”,给身处战疫一线的人民致敬、鼓劲、祈福。诚如白岩松在节目所说:“我们在这过年,你们却在帮我们过关。一定要记住,我们爱你们!”

  春晚的“情景报告”属于临时“插播”,元宵节特别节目里的“情景报告”则是有备而来。通行数年的元宵文艺晚会模式,被以战疫为主题的“特别节目”取代。《相信》《你的样子》和《中国阻击战》等三个“诗朗诵”构成的系列“情景报告”被推出。“诗朗诵”由白岩松等6位央视新闻主播,以及陈道明、濮存昕、张国立、徐帆和张嘉译等十余位演员倾情演绎。尽管这是一次观众缺席的演出,但其节目时长、参演人员数量、演播厅舞美设计与气氛营造等,都已超过春晚的“情景报告”。三个“诗朗诵”的内容基本围绕“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抗击疫情、鼓励信心、为武汉加油、打赢阻击战”这一特别节目的主题展开,再现了党中央统领全局坚强领导、医护人员全力以赴奉献牺牲、社会各界大爱无疆驰援救助等,气势宏大、悲壮而深情。

  以新闻主持人或演员的讲述、朗诵,加上新闻视频、现场连线等形式,是电视“情景报告”的主要构件。“情景”当中的“情”指情感,“景”指具有“场”效应的舞台、布景、视频、朗诵者饰演的角色等。情与景一虚一实,虚实相生。在“情景”当中,主持人、演员叙说或朗诵,加之大量有关武汉战疫现场的视频播放(包括武汉金银潭医院ICU医护救治患者、钟南山乘车进入武汉、雷神山与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运送物资的外地车辆、闪耀着“武汉加油”字幕的大楼街景等),以及现场视频连线(问候带病坚守一线的医生张定宇,安抚父母在一线奋战的女中学生),营造出浓郁的现场感,形成强烈的互文效应,彰显出与一般朗诵节目不一样的纪实色彩。整个节目有着“仪式化”影像表达的意味,是“硬核”话题的温情表现。

  除了“情景报告”之外,首部全面反映抗疫的时代报告剧《在一起》正式宣布启动。有报道显示,这部作品将以抗疫期间各行各业真实的原型人物、故事为基础,通过艺术加工,塑造抗疫一线可歌可泣的平民英雄群像。这部电视剧预计将于今年10月在一线卫视和互联网平台同步播出,计划筹拍20集,每两集一个独立故事,每个故事分别由一位编剧和一位导演主创,类似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的结构方式。

  所谓“报告”,无论文学还是影像,都离不开茅盾所言的“新闻性”和“形象化”两个基本要素。“新闻性”由时效性、现实性和真实性构建,其中报社记者和新闻节目主持人等作为创作主体,凸显了“报告”的新闻性。“形象化”则更多地指向艺术化,即形象化实现的路径。抗疫题材报告文学通过文学性手法和修辞,电视“情景报告”通过仪式化表演和舞美、音乐、视频等综合性艺术方式,“时代报告剧”通过对真人真事的二度创作与改编,将具有新闻价值的抗疫事件或重要人物进行艺术再现。

  作品的组织化生产或曰定制式生产,是这类“报告”创作的一个突出特点。抗疫报告文学多由中国作协和相关媒体组织作家或记者撰写,“情景报告”和“时代报告剧”由有关部门组织策划演出、拍摄。与组织化生产相匹配的是集束式传播。比如,光明日报在头版醒目位置发表系列报告文学,表现出对“报告”的高度重视,这也是内在地首肯这种写作方式的传播效应。

  目前来看,文学或影像的“报告”也存在一些遗憾。譬如,报告文学受制于时间或篇幅,大多局限于现象描述,事件呈现碎片化,人物描述流于速写式。电视“情景报告”的“朗诵”大多介于诗、散文、新闻等话语之间,文体的确定性不足。处于创作进程中的“时代报告剧”应当避免“主题先行”。能否以深邃的思考和新颖的视角引发观众共鸣,是检验这类“时代报告剧”成功与否的一个重要标准。

  从某种意义上说,此类“报告”要直面和反思灾难带来的伤亡与困苦,更要弘扬关爱、温暖、良知、坚韧、乐观和人性的善与美,以“风雨中永恒”的信念,提振精神,继续向前。因此,抗疫“报告”的文化价值应该表现出慈悲、怜悯、良知、博爱等人类所共有的基本伦理,表现出和合意识、集体意识、凝聚意识等中国传统的民族精神,表现出志愿意识、科学救援意识、生态意识、契约意识等当代中国新的精神高度。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东北新闻网-辽宁新闻门户网站版权所有